复利是世界第八奇迹,日更是以幂率在成长

2022-10-01

2022.10.01 00:00

王澍在国家版本馆杭州馆的首次演讲(第8部分)

2022/10/1

我只是让大家看一下,这个效果图和最后建成的建筑是不是差不多。一般来说我们的效果图没有外面的效果图好看,但是我们的效果图我要求的是准确,就它一定是和最后造起来应该是非常的接近。你像这样的一个角度,包括这些树、石头,它们的位置,包括这种矮墙等等,应该最后造起来的基本上都在。这是我们主书房当时做的效果图,后来是领导觉得不够高大,我们又把它弄高了一点,但是高了之后我发现也有趣,就这个高度到底多高算是合适的。然后我就把它做到和两边的山体能够接上。所以后来我们说这是一个叫补山计划。把山补起来,就是这个山正好在这里断一个口,我们用这栋房子正好把断了的山就补全了,就形成这样的一个结构。
那么这个也是要费尽心思地推敲,因为这个其实前面地不大的,比如说我从这边走过去,前面如果出现两棵树行不行,就要推敲这件事情。我们实际上你走进来之后也会发现我们两条路的处理是不一样的。西边这条路,路上是没有树来折遮挡建筑,东边这条路它是不一样,它是有树形成一个前景,同样两条路的那种微妙的一个差别。

这个是一开始就想到的,建筑的地方太小,但是翻过来这也是一个我心中的一个小念头,因为我一直想做这样一个东西,我想收藏一个大石头或者一座山在建筑里,这次终于有了个机会。我们把它做成了一个收藏山的建筑,这个建筑实际上是前后空间的一个转换的一个位置,怎么样既要产生一个交通的联系啊,又要能跟这个小山发生一个好的关系,这样我们总后就产生这样一个很特殊的建筑。但是翻过来讲这也是宋代园林的意思,宋代园林我们在西湖就能看出它的一个基本特征,它和明清人工的那种用石头来堆山是不同的,宋代基本上是用自然存在的山石树木顺势而为,形成的更大气更朴素的那样一种园林的意境。
这个是最后一进。我设计了这样一个结构,这个结构其实像是一个中国式的时代音乐厅这样的一个结构。因为前面这个台子我们叫琴台,这是用来表演,这个是主听众席。实际上这些廊子里都可以做听众席,甚至有人说把水放掉这个地方可以坐,可能坐 1000 人应该都可以,它都是可能的,就是我们实际上是提供了这样一种可能性,他可能的使用看将来的这个使用方的想象力。
那么还有一个很有趣的就是,我不太喜欢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得太抽象,我喜欢把它跟生活做在一起,比如说我们可以在这张画上看到一个影子,有一个人在吹笛子,这就是我生活中真实的一个朋友,笛子吹得特别好,所以我在做设计的时候,我就要想到给他吹笛子要有一个地方,这就是他吹笛子的地方,我坐在对面听。做设计的时候,就已经真实地想好这件事情是要发生的,我相信这样一件事情也会发生。不知道,也许到今年的深秋有可能发生。
那这个是我们面对西面的今天大家进来的入口,这个我觉得就是学建筑的学生你会应该特别地仔细看,就是这样一个主建筑,东南西北它是有边界的,它和它的每一方向的边界的关系到底是怎么处理的?比如说我们南边是南门,带有某种仪式性,那是一个非常有绘画感的一个门。我们的北面是一条河,沿河的话,这个建筑用什么样的姿态来面对河。西面很特殊,西面它面对的就是将来的城市,隔一条马路对面,将来就是良渚博物院二期等等,有很多公共建筑。将来这地方人会比较多,可以看到我们在这里处理了一系列建筑怎么跟城市发生关系。
这里面有一个细节你可以看到,因为这里有很多的台地、坡道等等,为什么?因为这是我刚才说的,我们这块地实际上是北面低南面高,所以这边一旦设计了水体,水是有水平面的,一旦设计了水体,让它的正负零就被抬起来,它和南面的池子是在一个水体大概一样的水平面上,所以这里就出现了高差。那么正好我们利用自己制造的高差,就做出了这样一种很特殊的带有山地特征的关系。这时候主要考虑的是城市的人进馆的时候的那种有意思的体验。我也想像将来有很多人在这里喝茶、喝咖啡,甚至在户外吃饭等等。所以我们做了很深的挑檐,这个挑檐有 4 米深,它既保护夯土,也是为大家提供遮阳、避雨,春秋天甚至初冬都可以,这个地方将来做得好的话,应该是一个特别好的一个地方,喝茶喝咖啡,吃点轻食,形成一种城市生活的这样一个氛围。所以建筑师是挺有意思的一个职业,因为你可以在想象中组织一个城市,组织人的生活。
这就我刚才说的北面,北面实际上是后勤,不是一个主建筑面,但是也不能说它是一个不重要的面,因为我们整个建筑是一个园林嘛,它实际上是带有园林感觉的建筑。那么园林感觉的建筑是个什么样的建筑?其实是特别难做的,因为你要保证360度没有死角,园林是没有死角的。这个建筑绝对不可能说我正立面很重要,背面就随便处理一下。我们看街上很多建筑都是正里面很重要,到背面一看,乱七八糟就算了。那园林就是不同,当你说你要用园林的感觉做建筑的时候,对不起,你给自己提高了好几个难度,因为你真的要做到360度没有死角。
这个是我们让大家看一下,实际上这种思考我们还是很长的,尤其是山上的文润阁,文润阁位置很重要,因为它很重要,所以前后做了很多轮的推敲。你们看到从 19 年最早做方案,我们6月份开始做方案,一系列的变化,一直做到 2000 年的 9 月份最后定局,这是一个反复推敲的一个过程。当然有些事情也让我大跌眼镜,比如说这个形,我们做出来,后来我们放弃了。几个月之后,我就在这个网上发现这个某省新做的博物馆的竞赛图,最后中标,就是把这个房子水平拉了一下,你就知道现在网络上消息传得会很快,就是这种抄袭会抄到这么快。这个形装上了深颜色的材料之后,变成这样一个感觉。这个形,我们省刚刚一个重要的公共建筑刚刚公示中标的方案,百分之百地抄袭了它,所以你就可以知道知识产权的保护在中国是一个什么样的一个状态。
这个是大家看一个建造过程,这就从我们一开始,这是地下室刚刚出地面,这个工程我觉得有一点做得很好,就是过程记录,用无人机隔一段时间就拍一下,是一个非常浩大的一个工程啊。所以我刚才说,我们看这个地面,这些柱子是七扭八歪的嘛,看到基础的痕迹,造起来,都在抢工,逐渐成型。这是22年1月,今年的1月是这个状态,算是基本完工,中国的基本完工你可以看到还是很混乱的样子。这个也是我觉得很神奇的,我们中国人的这种文化啊,我们最后总是能把一个很混乱的状态收拾成一个很干净的。所以每次到那个还没做完的时候,如果有外国专家,我带他们看,他们都不能想象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中国人怎么做到的?一团乱麻,最后做出这样一个很干净的一个结果。
最后我来讲一个很重要的,就是这里面除了刚才讲的这种视觉也好,体验也好,语言也好,很重要的另外一面,在这个里面我们所做的一个营造实验。现代宋韵,其实提这四个字出来,就是这个意思,就是因为很容易就是当提出做宋代园林的,那是不是要做一组仿古建筑啊?太多了对吧,要么类似于仿古的现代建筑啊?那么我们那个基本原则,就是说一定是要做一组现代的建筑,但是它和宋代的建筑、造圆是有关系的,但它是现代建筑,坚决不做仿古建筑。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