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利是世界第八奇迹,日更是以幂率在成长

王澍在国家版本馆杭州馆的首次演讲(第7部分)

2022.09.30 00:00

2022/9/30

你看这个桥,就是我们主书房前面的地方,横的一个桥,在山水画里面它都这么大,但在我们这个地方做得很大,那这是什么桥?要怎么样?尘世中入世和出世的那个界限,在所有的宋画你都能找到它,它探讨的就是这个东西,入世和出世的一个界限,我们或者说现实的思考和超越性的思考的那个界限。
就是中国人始终是有这个文化技术,我们生活在现实中,但是我们的文化传统与文人是一直在思考着一些超出尘世的超越性的事,这是中国文化特有的一种气质。不管他画怎么画,这个隐藏的结构它是存在的。当然这个结构也是我的解评,在我之前好像没有一个人这样讲。
你可以看到这个桥,具体地,看上去一个小木头桥,对吧?但实际上这个桥意义非凡,他进到了另一个世界。我们要说是另一个世界。我经常说我的这个创作性啊,就是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世界,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是有平行世界。中国人其实一直不相信这个世界只有一个世界,它是有平行世界,非常中国式的一个信仰。
当然还可以通过其它的画来找到一些特殊的例证,比如说什么是中国建筑的类型,这很重要。就刚刚我说的这个,表面上讨论了很多中国的东西,最后一看建筑的类型语言还是外国化的,不是中国的东西。那么什么是中国的建筑类型?这就是非常典型的。这个建筑的类型不是说房子是这个建筑,这个建筑是以它前面的这个月台、桥、包括水中的亭子,这个东西合在一起,这是一个类型。你用这样的角度,你就开始可以理解,他用这样的一个做法,把这个自然,比如水啊这些东西,涵盖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往昌?之围,这就是一个世界。什么叫一个小的世界?这就是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里头,有水,有山石,有树,它已经形成了一个生态系。这是一个世界,它不是以这个房子作为类型的,所以我们也可以称之为叫山水类型学。建筑的山水类型学。当然这是我的看法,我的认识,这个好像中国建筑的讨论里头没这么清楚地来说这件事情,好像以前也没有,我只记得我的老师的老师杨廷宝老先生曾经非常坚持,要在这个毛主席纪念堂前要做一个月台。当然后来大家没有接受他的意见,否定了他的意见,就是这个点,他当时特别要坚持。我就在想,老先生实际上已经开始动了这个心,就是他要探讨什么是中国建筑类型。但是呢,机会不好,没有我们机会好嘛。

那这个现在大家可能知道,关于《华灯侍宴图》,关于这个屏扇,是吧,因为这个也是非常宋代的一个场景。宋代的这个屏扇其实特别有意思,它其实可拆卸的,非常轻的可拆卸的屏扇,像这种做法的话,一般来说,天气比较暖和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的,天气冷的时候把这个屏扇会拆下来,会换上锦帘。建筑穿棉袄了,最多的时候会用三层锦帘,这个房子里面是很舒服的,三层锦帘围着的房子,里面再生上炭火,生活质量很高。这个屏扇它解决一个什么问题,就是人特别细腻的那个生活,人和这一带的气候之间的这样的一种互动是吧?完了之后,这个生活的感觉是很细腻的,春夏秋冬的这种变化。那这是一个春秋天最好的天气,这个屏扇门开着也没有蚊子,这里在搞宴会,前面是六棵大梅花。所以这从这张画的角度来说,我们月台前面到底种什么也可以再讨论一下。原来考虑是三颗桂花,三颗梅花,我看种六颗梅花也可以。和马远这张画就直接对上。

这个就是我刚才在说的一些基本的感受了,比如对话关系呀,怎么样来处理这些疏密,屏扇门的这种层叠关系,树石和建筑之间的掩映关系。(山水唱和、疏密得宜 玉屏层叠、曲折尽致 树石掩映、眼前有景)

接下来还有一个很重要讨论,就是我说的这个大布局里的平原法,因为这个也是需要在方案的一开始阶段就要讨论的。

因为我们良渚这个地方是世界文化遗产,当时我们做方案的过程当中正在申报,所以我们就必须要以它已经申报成功为依据,所以它就一定有一个建筑高度的限制,这是给教科文组织有承诺的,它有一个高度的限制。那么在这样一个高度限制下,我们这个文润阁现在说有 10 万平方米,这很大的一个建筑,你怎么能够把高度控制在那么低?在这样一个不大的一块地方,把它做出来,完了之后,你还要这个做出一个宋代的园林感觉,这件事情几乎就是不可能,你基本上就是只有神仙来了才可能想出办法的这样的一个项目。现在大家看做完了,如果你回到一开始的初始条件的话,你可能一晚上头发都会掉光,你就没有办法,想不出办法,就这样的一个项目。

所以现在大家可能能理解,为什么最后这个项目会交给我和陆老师,是不是?是因为我们确实想出了这个非常妙的办法来解决问题。你像这个文润阁,现在大家看到的这个就是我们说的平远层次,你看到这个就是不管你怎么变化,实际上它是一个非常清楚的一个结构,一层一层这样的一个结构,推进的。那么用层次的方法来解决高度不足的问题。一般来说,一说到这种国家级建筑,大家立刻想到的是一个高大的形象对吧?好像除了我们杭州馆之外,其他三个馆都有高大的形象,只有我们没有。我们后来是用山上的一个小阁来解决问题,但它不是说主体建筑有高大的一个形象,但是翻过来中国的这个办法其实是很厉害。这个就是我说的董源发明的平远法。那么矮的小山包怎么样能一层一层的层次画出那么大气的感觉,所以董其昌把董源都快捧到天上去了,说是我家董源是下第一。

就是董源他实际上就是把不可能的事情变成了可能,把不能入画的江南的这种小矮山丘陵居然画得那么大气磅礴,那么深远无尽,这个就是厉害,这实际上是一种实际上不完全是眼睛看到的,这是让一种我们称之为叫观想。现在可能大家有了无人机之后,稍微有点那种感受。就是说那个画平远法的画家基本上就是要有化身为无人机的那种状态,你才能够想出这样的结构对吧?
当然这里面也是,比如说我们讲这样的一个结构,它其实就有那个你的心之所安。

我每一次做的时候,很有趣的就是,我待在哪,就是我做这个建筑的时候,建筑没造好,我已经心中造好了。造好我得有个地方待啊,我待哪,就是我的眼睛我产生这样一个视觉控制,我坐在哪看的?很重要的,那你们去体会一下,比如说是不是这个地方,对不对?比如说这个地方现在多了一个小建筑,为什么王老师会多加这么一个小建筑啊?等等,对吧?

这张画上就有这张是五代董源的这个溪岸图,这张画在大都会,大都会的这张画我是去看过两次,都到它的仓库里把它调出来,在观赏室里头直接对着它看。我看过两回,这张画我印象太深了。所以这次这个版本馆里面其实就暗藏了这张画,明面上是溪山行旅图,这个后面藏了一张画,其实就是西安图,今天我第一次把这个谜底说出来。

溪岸图为什么说很重要?你可以看到很重要的一些要素,水,是吧?水系,这是我们这个版本馆里很重要的一个东西,就是这个,是文人之所居,他们全家住在这里,他、老婆、孩子三个人,住在这样的一个神奇的地方。那这一部分是我们正常的山林,以这条红线开始朝上去,天地玄黄,这个就是宇宙了,这就不是一个简单的某座山了。溪山如尽,远处已经到了哪里?到了青藏高原?不知道,昆仑山还是到哪里?它实际上是这样的一个跳跃,所以我上面这部分我说的是取决于形而上的深远,这是非常中国人的,就他的思考是可以有一个图像来投射。完了你们在这时候,你们就已经看到了我们版本馆南源北馆,这是以水为核心的,北馆到大交叉线的曲折结构,它就隐藏在我们的北馆之中。学问深呐,就是这后面都藏的是书。这书山有径疑无路,就是那样的一个状态,实际上它是一个大的动态的交叉结构,隐藏在后面。所以这时候我们就可以看到我刚才讲的平远,非常董源的一个平远法。
完了在这里面隐含的这个黑黑的看到没有?这就是我们说的溪岸图,在后面隐藏的,有非常大的内在力量的那个大的折线型的结构,它藏在后面。我们只有走进这个建筑,你才会发现。就是从南面走进来,好像有一点平淡是吧?这样的一个状态。结果一走过这一栋,再朝里走,噢,发现不得了。这样内涵乾坤的那种状态就出来了。当然这里也是为了解决一个很现实的问题,这种复合的结构,因为我要解决藏书的书库和展览空间这两个根本功能上面不搭界的两种空间怎么样同存,实际上我们当时做的是这样的一件事情,回过头来给大家看几张效果图。王老师也做效果图的哦。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