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利是世界第八奇迹,日更是以幂率在成长

思辨一切

2022.09.21 00:00

2022/9/21

今天读完了《思辨一切 - 设计、虚构与社会梦想》一书,本书的综述性注定它以后可以用作一本案例指南和思想实验手册。书中提到的很多创作和思辨方法,在我们媒体艺术的教学中比较多见,但在强调解决问题的设计教育中,至少在中国,很少听人提及,也少有好的案例。

两位作者主要的教学实践是在英国皇家艺术学院(RCA)的交互设计系,在提出“思辨设计”(Speculative Design)之前,他们已经提出了“批判性设计”(Criticial Design),在业界有一定的影响力,他们的作品甚至来过中国。

我自己对他们的最后一章比较感兴趣,他们说:

思辨设计不仅有助于对现实本身的想象,也有助于重新想象我们与现实的关系。但要做到这一点,我们需要超越思辨设计,去思辨一切,产出多重的世界观、意识形态和可能性。世界遵循千我们如何思考的方式,我们头脑中的观念塑造着头脑外部的世界。如果我们的价值观、心智模式、道德观念改变了,那么基于全新世界观的世界也将不同,我们畅想一个更好的世界。

的确,现在设计面临的问题是急着解决现实问题,而不是从一个可能的理想世界逆向工程出合理的设计。这次俞坚在南特设计学院的教学体系架构中强调场景化,其实也是思辨设计的一种变形,值得探索,也能有机地讲人文、技术的课程有机地融合起来,且看他们的实践。

回到最后一章的思想实验中,作者在从自由主义到专职主义的纵轴和从左派到右派的横轴所分割的四个区域中虚构了四种技术-意识形态的组合:共产主义与核能、社会民主与生物技术、新自由主义与数字技术、无政府状态和自我实验。然后在为了在21世纪实现自身改造,英格兰被分
解为四个超级郡,分别由上述四类居民居住。每个郡也是一个实验区,它们以各自的管理方式、经济模式和生活方式独立发展。这样一个大实验室,就为设计带来全新的可能。

比如在数字自由主义者的超级郡中,它对数字技术的依赖及其所隐含的极权主义意涵,“包括标记追踪(tagging)、队度标准、全体监视、跟踪、数据记录以及100%的透明度。其社会完全由市场力量组织而成,公民即消费者。对他们来说.自然只是有用便用的对象。数字自由主义者被技术官僚者或算法所支配,当然也没有人完全了解或关心。只要一切顺利、人们还有选择的自由即可,即使这种顺利或自由只是错觉也无所谓。它是目前所有微型王国中最可怕、却又最熟悉的反乌托邦类型。”

在这种场景下,一个重要的设计产品就是无人驾驶汽车-digicar,考虑到本书是十年前出版的,再观察今天的汽车市场和电动车及自动驾驶技术的现状和愿景,你不得不惊叹思辨设计的力量。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